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黄恒乐 | 06-21 14:10 赛事
除了时间本身,世上无人能读懂勒芒。它不是一个地名,而是汽车工程学的最高奥义。
致勇士 致丰田 致混动

勒芒的确欠丰田一座冠军奖杯,但一定不是丰田奋斗33年之后最终以唯一LMP1厂队身份赢得的这座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从地理上来看,勒芒是法国人的,从这座只有15万人和52平方公里的小镇坐TGV到巴黎也就1小时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从勒芒编年史来看,勒芒是德国人的,保时捷手握19座冠军奖杯,奥迪手握13座,两者之和,恰好是其余21家厂家曾获勒芒24h奖杯的总和!所有LMP1赛车都得在“Porsche 919 Hybrid”与“Audi R18 e-tron quattro”这两个名号的阴影下苟延残喘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但是,历史总有那么一个“但是”。随着奥迪与保时捷前后离开那个承载汽车工业最高意志的勒芒LMP1组别,转而投身Formula E电动玩具游戏,丰田TS050战车不再拥有任何敌手,它的大多数对手们甚至连LMP2都跑不过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日本人似乎找到了独赢的契机,现实也正如推断的那样 —— 关于汽车工业最新科技成果的这场展览,变成了Toyota Gazoo车队的8号战车与7号战车的冠军争夺战。以388圈和5286.888 km两串“吉利数字”率先冲线的8号TS050战车,套了季军的Rebellion R13战车整整12圈!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没了奥迪与保时捷的勒芒24h,在座的都是垃圾。

不再只是买菜车界的“混动之王”

本节开头,先列举一组有趣的数据:从1923年到2005年,每一届勒芒24h都是汽油车夺冠;从2006年到2011年,每一届勒芒24h都是柴油车夺冠;从2012年到2014年,每一届勒芒24h都是柴油混动车夺冠;2015年至今,汽油混动车每届必称王,而2018年参赛的LMP1汽油混动车全员名单如破折号右方 —— 丰田TS050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如今,两台TS050全部完赛并以碾压之势夺得冠亚军,“混动之王”与“品质之王”的桂冠终于戴上。为丰田带来荣耀的,是丰田勒芒车队史上第八款赛车TS050的第二次改型 —— TS050  Hybrid 2018,载入勒芒编年史的冠军车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关于它的故事,要从TS050  Hybrid 2016说起。

对于丰田车队而言,前身TS040 Hybrid其实已经非常厉害,在WEC(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 世界耐力锦标赛)拥有强势成绩,2014赛季世界第一名,2015赛季世界第三名,但勒芒成绩只有一个第三 —— 抱歉,勒芒战史只有“冠军”和“其他落魄车组”两种概念,第三名的意思就是“被遗忘”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进入下一代目,TS050  Hybrid 2016换掉了3.7L V8自吸汽油引擎,继任者是2.4TT V6双涡轮增压汽油引擎,最大功率500PS。电气部分,前作的超级电容改成了锂离子电池组,能量释放级别从6MJ升级至8MJ,功率高达500PS(增加20PS)。负责这项输出任务的电动机分居前轴与后轴,奇葩的是两台电动机供应商居然不同,分别为爱信(Aisin AW)和电装(Denso)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TS050  Hybrid 2017在2017赛季新规的性能削减要求下,被迫缩减后扩散器宽度以此降低下压力,排位赛和正赛可用的轮胎组数减少。此外,丰田还进一步改良了变速箱(齿轮换材料降重),升级了空气动力学部件(单体壳结构不变,且在2020新规出现之前也不想变,贵啊),电池组的耐高温性提升(所需冷却空气量却减少了),电池充放性能的衰减降低更少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TS050  Hybrid 2018则是第二次改型,丰田厂队这一回并无直接竞争对手,SMP、DragonSpeed等LMP1车队直接被LMP2组别干挺了(中国CEFC TRSM车队结束时已被头车套圈105次,“头车”就是“头哥开的那台8号丰田买菜车”)。丰田要做的只是坚守“耐用性”的底线,只要跑到最后,LMP1冠军基本就锁定了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因此,面对WEC LMP1组别压缩成本的趋势与缺乏制造商车队的惨状,TS050  Hybrid 2018不再需要压榨性能,造成2017赛季勒芒失蹄的空调系统被更换,锂电池组全面上新,燃油供应商由荷兰壳牌变成法国道达尔这事给汽油机带来微量调整,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好在这套2.4TT双电机混动黑科技组合已经在三年的进化时间内进步良多 —— 在保罗里卡(Circuit Paul Ricard,Lap Record 1:39.914)这条短赛道的官方测试成绩显示,TS050  Hybrid 2018比TS050  Hybrid 2016快了整整5秒!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三十三载 一个梦想

如果要笔者用一句话来点评丰田勒芒之梦的三十三载风雨之路,那么必然是这句 —— 折戟不沉沙,百炼终成钢,这就是永不言弃的“勒芒精神”。

2016年勒芒24h,黑色三分钟:丰田TS050 5号战车遭遇涡轮增压器与中冷器连接管路上的技术故障,导致丧失了涡轮增压器的控制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两位6号车赛手当场倒地痛哭,两鬓斑白的Toyota Motorsport GmbH工程师与车队经历目光凝重。这些老一辈的丰田人,一辈子只想要一个勒芒24h冠军,但勒芒的确不相信任何“只差一步”。在23:57的失败,就是一整场的失败,就如地球时钟23:57之时(45.5亿年折算成24h)并未出现南方古猿,这世界上将不会有智人和人类文明,更不会有金属冶炼、四冲程发动机、橡胶轮胎、勒芒24h和丰田TS050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“勒芒年年有,丰田总第二”这句话真的不是白叫的。从1985年首次参赛,到2018年最终夺得首座勒芒24h冠军奖杯,连丰田Corolla(卡罗拉)都换了整整七代目了,丰田勒芒车队却一直都走在镜头聚焦点的边缘之上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这个以质量优异著称的全球最大乘用车生产厂商(2017年数据),却一直无法打造出一台兼顾高性能和耐用性的耐力赛战车。在坊间名言“开不烂的丰田 修不好的大众”的背后,是一台台折戟勒芒的TS系列丰田勒芒赛车,以及一台台刷新三连冠战绩的保时捷919和奥迪R18(均是大众集团旗下)。

且看丰田的三十三载勒芒之梦如何艰辛践行:

1985年,丰田首度参赛(C1组别),战车代号85C-L,采用2.1T涡轮增压四缸汽油机。其中,36号战车砍获12名(完成330圈),三名驾驶员均为日本国籍人士,Satoru Nakajima、Masanori Sekiya、Kaoru Hoshino,他们让丰田成为第一个在勒芒赛场上完赛的亚洲汽车制造商;38号战车因离合器故障退赛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86年,丰田86C-L参赛,36号与37号战车均未完赛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87年,丰田87C-L参赛,2.1T涡轮增压四缸汽油机更换型号(排量未变),战车编号依然为36号与37号,依然全数未能完赛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88年,丰田88C参赛,36号12名,37号15名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89年,丰田89C-V参赛,换装3.2T V8涡轮增压汽油引擎,这也是丰田首次参加WEC全赛季比赛,可惜36号与37号战车均未完赛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90年,丰田首次派出三台90C-V参赛,36号战车跑出了第6名成绩,37号与38号未完赛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91年,丰田未参赛,这一年却有一个惊天大惊喜 —— 马自达787B一炮而红,凭借2.6L转子引擎夺得勒芒24h冠军奖杯,成为亚洲第一个勒芒封王的汽车品牌,只可惜第二年就被FIA禁赛了……

1992年,丰田TS010参赛,3.5L V10自吸汽油引擎走起,33号战车以346圈完赛,丰田车队第一次登上领奖台,三位英雄的名字分别是Masanori Sekiya(日本)、Pierre-Henri Raphanel(法国)、Kenny Acheson(英国)。此外,C1组还有一台8号战车第8名,一台7号战车未完赛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93年,改进版丰田TS010,依然是三车组战略,可惜37号变速箱故障,最终获得名次的是36号(第4名)和38号(第8名)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94年,C1组别变成LMP1组别,丰田没派出厂队,卫星车队SARD的1号94C-V战车夺得第2名,4号战车位列第4,造就丰田参与勒芒有史以来最佳成绩(天意弄人啊)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95年与1996年,GT组别;1997年,未参赛,强势筹备1998赛季(GT1规则漏洞,厂商按照原型赛车标准生产GT1赛车和1台公路版就合规了)。

1998年,丰田GT-One战车(代号TS020)新鲜出炉,3.6TT V8双涡轮增压汽油引擎,27号战车完赛第9名完赛。值得一提的是,因为规则漏洞,这一年有7台GT1组别的赛车比LMP1组别头车快,丰田GT-One战车虽然名落孙山,但它可以跑出420km/h的极速,别忘了那时候还没到21世纪……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1999年,GT1组划入原型车组别(更名LMGTP),丰田GT-One参赛,3号战车捞了个第2名(仅比LMP冠军车组少1圈),29号与30号未完赛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2000年,丰田去玩F1了,一直到2011年都没有重返勒芒。

2012年,丰田带着首款混动战车TS030 Hybrid重返勒芒,结果全军覆没……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2013年,丰田TS030 Hybrid再战勒芒,8号战车以347圈的成绩拿到第2名(仅次于奥迪R18的348圈),7号第4名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2014年,丰田TS040 Hybrid四驱混动战车亮相,虽然在排位赛中占了优势,但其稳定性依然不如奥迪R18,最终丰田8号战车夺第3名,7号战车未完赛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2015年,丰田TS040 Hybrid继续陪跑,2号车拿第6名,1号车拿第8名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2016年,本节开头说过的“最黑暗时刻”,丰田勒芒征战史上最接近冠军奖杯的一次。这一年的保时捷919战车性能更优,而丰田全新研发的TS050 Hybrid 2016更加省油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2017年,TS050 Hybrid 2017出征,三车组战略,在排位赛中力压保时捷,正赛被保时捷919打得满地找牙,8号车第8名,9号与7号未完赛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2018年,“头哥”阿隆索首次征战勒芒就遇上了好运,TS050 Hybrid 2018夺冠。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三十三载勒芒路,两鬓白时仅一胜,归来依旧是英雄。C'est la vie. C'est Le Mans.

“混”战勒芒24小时 丰田三十三载勒芒之梦

(文:皆电 黄恒乐)

+1
收藏
相关推荐
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
微信 微博 头条
网站备案号:
粤B2-20040647号-22
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3912号

微信公众号: GeekEV